鵬雲小說
  1. 鵬雲小說
  2. 科幻小說
  3. 陸景溪連承禦免費全文小說
  4. 第94章一下子撩過頭了

第94章一下子撩過頭了


-

陸景溪一愣。

他在問她,這道傷,疼嗎?

她回憶著造成這道傷的過程,八年前的事情了,記憶早已變得模糊。

她簡短的解釋,“我之前跟你提過,我冇上過小學,跟我媽滿世界跑嘛,十二歲那年在落基山脈發生意外,我跌落山穀造成的,疼肯定是疼的,但現在不疼了!真的!”

提及十二歲,她眸子裡閃過一抹黯然。

那年,是她有限的十幾年人生裡,最黑暗的一年。

這點皮肉傷,又算得了什麼。

她緩了緩神,甚至為了讓連承禦相信,拉著他的手用力按了按那道疤。

可他卻像是被燙到一樣,立刻將自己的手抽了回來,將她抱的更緊。

“還有胸口也有一道,我一股腦都跟你交代了吧,你看。”她將自己針織衫往下拉。

白色文胸邊緣下方,靠近心臟的部位,隱藏著一道啤酒蓋大小的圓形傷疤。

她展示半天,都不見男人看一眼。

她以為他不好意思,就把衣服理好。

可陸景溪卻錯過了男人眼底更濃重的痛意,以及夾雜其中的悔恨。

隻覺得噴灑在耳廓上的呼吸,更熱了,灼得慌。

察覺到這個男人心情不太好,她反手摟住他的腰,往他懷裡蹭,“連承禦,我倒是希望能生個屬於我們的崽崽。”

男人麵上浮現深切的動容,不可思議地盯著懷裡的女孩,“孩子……我們的?”

陸景溪一聽,當即來精神了,揚著小腦袋看他,“當然是我們的!難不成我和其他男人生個……”

“你敢!”

她的話還冇說完,便被他驟然爆發的強硬給打斷了。

瞧著他眼底滿滿的佔有慾和強勢感,陸景溪忽然驚覺,上輩子最怕他這種眼神,可如今,卻覺得……好甜好有安全感。

她是不是生病了,纔會覺得他這個樣子,讓她覺得很甜很幸福?

她伸出魔爪,十分大膽的捏著男人的臉頰,捏成各種形狀,笑得那叫一個開心,“不敢不敢,當然不敢!讓我給彆人生我還不同意呢!我的崽兒,爸爸必須姓連,名承禦,字醋缸,號醋桶……唔!”

女孩還在那裡無邊無際的大放厥詞,身體驟然翻轉,眼前的光影閃爍間,身上一沉。

隨之而來的,是男人如狂風暴雨般掠奪的吻。

他單手扼住她的下頜,輕輕一捏,便撬開了唇齒。

炙熱且急切的呼吸交錯糾纏,而另一隻手也與她的手指死死扣在一起。

彷彿不死不休……

被他親到身體著火一般,男人堪堪挪開炙熱的唇。

女孩在他身下抿了抿微腫的唇,一隻手在他胸口畫著圈圈,“其實我還冇畢業,現在談孩子還是有些早的……”

聞言,男人眸色一沉,盤桓在他身體內的冷意,層層沁出。

她仿若未覺,手指微微張開,拽著他的襯衫領口,將人拉下來。

她的唇,吐著溫熱香甜的氣息,在他耳廓旁慢慢吹著氣。

絲絲縷縷的溫熱,如跌宕起伏的波浪,侵襲著他每一寸神經。

這種難耐的狀態下,聽她慢悠悠在耳邊說,“結果固然重要,但過程也是必不可少的,不是麼?”

那一刻,溫香軟玉就如同最烈的毒藥,瞬間侵透骨髓。

他想,就算她是最烈的毒藥,他也願意含笑飲鴆酒。

死在她身上,也心甘情願。

陸景溪本就是隨意的撩一撩他,沖淡一下他周身讓人心疼的死氣。

可……

好像一下子撩過頭了……

男人本就黑沉的雙眸,驟然被一層淡薄霧氣遮蓋了全部情緒。

但他的身體太熱,動作也太燥。

牛仔褲瞬間飛到了床下。

她身體一涼,驟然驚醒自己剛剛是摸了老虎屁股,而現在,老虎要發威了!

“連……連承禦你冷靜點!咱們有話好好說!”她被嚇到聲音都開始發顫。

然而一切的話語都不及他的動作來得快,某個瞬間,她的雙手手腕被他單手攥在掌心,像是一生無法掙脫的枷鎖,讓她掙脫不得。

醉酒那晚模糊的記憶,此刻在她清醒的狀態下,在彼此都清醒的狀態下,再一次上演。

她眼角沁出淚水,壓抑的哭聲在房間裡迴盪,“連承……禦,彆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無論她哭著求,還是硬著語氣求,他都充耳不聞。

她不知道在這種難捱的情緒裡掙紮多久,久到彷彿靈魂與**脫節,久到嗓子都喊啞了,久到眼前的光影變為片片光斑……

他終於停了下來,放開了她的手腕,撐著手掌來到她身邊,親吻她的臉頰。

男人平日裡清冷矜貴的麵容,此刻染上幾分邪性的美,卻依舊勾得人三魂七魄一起沉醉。

紙巾被他攥成一團,隨手一拋,精準地落儘垃圾簍內。

陸景溪像個溺水的鵪鶉,躺在那裡無助的喘息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救命的氧氣。

直到呼吸順暢,臉頰上的紅暈慢慢消散。

她看了他一眼,就跟被燙到一樣趕忙挪開視線。

扯起旁邊的被子,迅速將自己縮進去,連一根頭髮絲都冇露出來。

男人唇角勾著兩分笑意,掀開被子,然後被她一把扯回去,壓緊,壓的死死的。

他唇上的笑意化為低低沉沉的笑音,在房間裡瀰漫。

陸景溪縮在被子裡,視野縮小後,其餘感官被無限放大,她能清晰地聽到他從胸腔裡震動出的笑意。

是發自內心的笑意。

她臉更紅了……

“害羞?”他不再掀被子,知道她臉皮薄,便安靜躺在一側。

陸景溪羞得想錘他!

“不舒服?”他繼續逗她,逼她自己從裡麵出來。

女孩猛地掀開被子,果真被他的話激了出來!

她三兩下爬到他身上,雙手用力捂住他的嘴,“閉嘴!再說話把你嘴巴縫起來!”

女孩羞紅的麵頰,眼角還未退散的殷紅,糾纏著男人的視線。

他挪開捂在嘴上的兩隻小手,攥在掌心揉捏,一本正經道,“不是你說,過程必不可少?”

陸景溪快要羞到爆炸了,她又一次鑽進被子裡,發誓今晚不要跟他見麵了!

“你出去!”

男人的手伸進被子裡,揉了揉她的腦袋,消了逗弄她的心思,看向不斷震動的手機,起身整理好衣服離開了房間。

陸景溪偷偷從被子裡探出腦袋,左右看看,發現他真的走了,長長地出了口氣。藲夿尛裞網

想到剛剛兩人瘋狂的舉動,她又忍不住臉紅心跳。

可明明上輩子一切親密之事都做儘了,為什麼現在還是這麼害羞……

她在被子裡滾了兩圈,尋了個舒服的位置躺好。

盯著天花板時,她想,可能是這輩子她冇有心理負擔,心和身,完完全全屬於心愛之人,纔會產生這樣的羞澀感吧?

忍不住捂住臉頰,癡癡發笑。

心裡忍不住偷偷感歎,其實……還挺舒服的……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