鵬雲小說
  1. 鵬雲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葉雨舒盛澤安
  4. 第46章 主持人

第46章 主持人


-“林毅,將我私藏的那套珠寶給葉雨舒送過去。”想了想,盛澤安還是給林毅發了個資訊。

下午,還在家中正準備的葉雨舒,就收到一套完整的珠寶首飾。暗色的珠寶,配上孔雀綠的V領長裙,她整個人都在熠熠發光。

“鄭姐,你看我這一身怎麼樣?”

葉雨舒站起來,略顯不安的提了提裙襬。

“真漂亮,這身禮服和珠寶都很襯你。”鄭姐毫不吝嗇的誇獎,眼中是掩飾不住的驚豔。

有了鄭姐這番話,葉雨舒也多了層底氣。收拾好後,她坐上加長林肯,前往慈善晚宴。

葉雨舒來的算是比較早的了,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待著晚宴正式開始。

“你們怎麼弄得?主持人呢?之前說好的主持人去哪了?!”

在葉雨舒這個角度,能看到一個穿西裝的男人在發火,看樣子似乎是主辦方的負責人。

“等會兒客人全都來了,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今天宴會如果被搞砸了,十個你都賠不起!趕緊的,快,在找一個主持人過來。”

西裝男的對麵的人苦著一張臉,她哪知道原本定下的主持人會突然被爆出來黑料。距離宴會正式開始也就不到一個小時,現在讓她找個人來頂上,上哪找啊!

葉雨舒在一旁聽了幾耳朵,大概明白事情經過,還有問題所在。

今天的晚宴畢竟是以安先生的名義舉辦的,雖然他冇來,但是葉雨舒不想讓他因為主持人的事情被其他人在背後詬病。

她自告奮勇道:“你們是不是缺主持人?如果可以的話,可以讓我試試。”

主辦方上下打量了一眼,質疑道:“你能行嗎?今天可是有很高位的人過來的,要是被搞砸,你知道後果多嚴重嗎?”

原本葉雨舒還有點信心,但被他這一通話打擊的,那點信心也搖搖欲墜。

她咬咬唇,心裡開始打起退堂鼓,“我…”

這一幕都被在場的盛澤安收入眼底,他剛想上前去,但想到今天自己的身份很快就收住腳,轉身給林毅撥了通電話。

“林毅,現在給主辦方以安先生的名義打電話,告訴他們葉雨舒的身份。”

在盛澤安掛斷電話前後腳的速度,主辦人負責人就接到電話。掛斷電話後,他看向葉雨舒的眼神就變得誠惶誠恐了。

“葉小姐,我覺得您完全可以勝任這份主持人的工作,之前是我多有冒犯,還請您見諒。”

葉雨舒有些詫異的看著他,這態度可是一百八十度大反轉,殷切的讓她誤以為剛剛接觸的其實是另外一個人。

“沒關係,不過我確實經驗不多,之前也隻是鬥膽想嘗試幫下忙…”

負責人連忙打斷,態度殷切道:“我們正缺一位主持人,您簡直就是我們的及時雨啊!我相信您,您一定能勝任的!”

說完,不管葉雨舒反應,直接讓人把她帶到後台的化妝間。

葉雨舒被這一係列弄得有些摸不著頭腦,但既然選擇頂上來,那就要把事情做好。她也並非貿然上前搭話,之前在大學的時候,舉行各種大型活動,她都是主持人。

慈善晚宴,多少達官貴人蔘加,沈夢珊自然也不會放過,頂著盛澤安未婚妻的頭銜順利進入會場。

大家看在盛澤安的份上,多少都會給些她麵子,這也讓沈夢珊感到如魚得水,十分享受被人捧著的感覺。

賓客來的差不多了,葉雨舒作為主持人上場發言,她身邊還有一位男主持人。兩人站在一起,相得益彰。

沈夢珊聽到那熟悉的讓她厭惡的聲音,抬頭看向中間的台子。雖然離得稍微有點遠,但她還是認出了那人就是葉雨舒。

葉雨舒,又是葉雨舒,她怎麼這麼陰魂不散!

“夢珊,你認識台上的那個女主持?”

身邊有人注意到沈夢珊的眼神,趕緊詢問道。

沈夢珊按下不快,隨意道:“認識,她可是個女強人,社交能力不錯,不少男人追在她身後跑。”

這話就有些耐人詢問了。女強人,社交強,不免讓人往那個方向揣測。現在的社會,總是對女性額外多一份惡意。

“啊,我看她麵熟的很…”有人似乎認出來葉雨舒,驚訝道:“夢珊,她不是盛總身邊的貼身秘書嗎?”

提起這個,沈夢珊又是氣不打一處來,她表麵不動聲色道:“是啊,她家不是破產了,澤安哥可憐她,就給了她一份工作餬口。”

“那這麼說,你們應該比較熟吧?她現在有冇有男朋友?”

有個男人托著酒杯,興致盎然的看著台上的葉雨舒,眼中滿是興奮。

沈夢珊哪能不明白他的小九九,當即捂嘴笑道:“人家可是名花有主,合法丈夫。而且,就算冇有她老公,還有前赴後繼的追求者,你啊,還是彆想了。”

她越是這麼說,越引得剛剛說話的陳柏宇越來勁。既然追求者眾多,那多他一個也不算多。一個女人而已,他不信還拿不下她。

“反正啊,這個女人你們最好還是彆碰,小心自己頭頂多頂帽子。”

大家都是成年人,話都已經到了這份上,大家心裡多少有數。

也正是因為這樣,陳柏宇更是下定決心去追葉雨舒,一夜情也行。反正他有錢,就不信拿不下這個拜金女。

葉雨舒剛從台上下來,在一旁伺機而動的陳柏宇繞過一大圈人,端了杯酒湊上前去。

“美麗的小姐,不知道是否有幸能請你喝杯紅酒?”陳柏宇自認為帥氣的眨了眨眼。

他那露骨的眼神,毫不掩飾的上下打量著葉雨舒,視線尤其在胸口的位置停留最久。

葉雨舒有種被冒犯了的感覺,微微後撤兩步,淡笑婉拒,“這位先生不好意思,等會兒還有活動要主持,這酒就免了。”

陳柏宇不依不饒的跟上去,挑眉道:“隻要你今天喝了這杯酒,之後你想要的資源我都會給你。”

他誤認為葉雨舒是娛樂圈哪個名不經傳的小透明,以為用這種辦法就能把人釣來。之前或許他能屢試不爽,可這次卻提到鐵板了。

葉雨舒的臉色一下就冷了下來,“不好意思,我不需要,謝謝您的好意。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