鵬雲小說
  1. 鵬雲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葉雨舒盛澤安
  4. 第56章 鴻門宴

第56章 鴻門宴


-“你憑什麼這麼對我!”葉雨舒忍不住了,推門質問道。

“你知不知道我有努力才被人稍稍看見,你直接把我之前的心血全部都抹殺掉了!你憑什麼這麼做!憑什麼這麼對我!”

葉雨舒已經要崩潰了,現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她現在的心情。如果可以,她真想盛澤安立馬去死。

盛澤安輕飄飄道:“公司規章製度明文規定不允許接私活,你是把公司製度當擺設?我冇有罰你錢已經是對你最大的容忍了。”

“我不是設計部的!”葉雨舒怒目圓睜,據理力爭。

“是我盛氏公司的員工就要遵守這條規矩!不要忘了,是誰給你發的工資。”盛澤安冷叱道。

“好,算你狠!”葉雨舒眼含淚水,倔強的不讓它落下。

盛澤安一把將人拉住,“你就那麼想當個設計師?”

葉雨舒冇有說話,沉默便是她的態度。她掙紮著想要快點離開,因為再晚一會兒,眼眶中的淚水怕就要掉下來了。

“鬆開。”葉雨舒吸了下鼻子,“你毀了我一次還不夠嗎?”

“陪我睡一晚,一晚換一個單子。”

葉雨舒不可置信的看著他,揚手就是一巴掌要扇過去,可惜這次盛澤安冇能讓她如意。

“上次讓你得手一回,你還真打上癮了?”盛澤安每天緊皺,死死掐著葉雨舒的手腕。

葉雨舒眼含淚水,隻覺得屈辱無比,“你無恥卑鄙齷齪!你怎麼能說出那樣的話!”

把她當成什麼人了?他就算是自己的上司就能這樣隨意踐踏自己尊嚴來嗎?!

“盛澤安,你真讓我噁心!我是絕對不會跟你做這種肮臟的交易的!”葉雨舒看著他那張臉,隻覺得反胃無比。

沈夢珊恰好就在此時闖進來,看來糾纏在一起的兩人,她根本來不及反應,尖叫道:“你們…你們在乾什麼!”

她多想上前給葉雨舒一巴掌,大罵她是狐狸精,可惜她現在地位還不穩,這麼很有可能會惹盛澤安心煩。所以沈夢珊隻能苦苦忍耐,咬唇掩麵哭泣離開。

葉雨舒也趁這個機會推開盛澤安,摔門離開這見辦公室。

如果說現在她最後悔的是什麼事兒,大約就是遇見了盛澤安!如果可以,她多希望當初兩人從未見過!

沈夢珊回去之後,立馬約了許婷婷出來。

她哭訴道:“婷婷,你不知道那個葉雨舒有多過分!竟然就在公司裡,就開始勾搭盛澤安。我真擔心,嗚嗚嗚…”

“婷婷,你知道嗎?我不能冇有澤安哥,可是我又拿葉雨舒這個小賤人冇辦法。這次你一定要幫幫。”她趴在桌子上痛哭。

許婷婷腦袋一熱,上次被關警局的事情也拋到腦後去了。

“好,夢珊你放心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。敢搶我姐們的男人,我一定給她點顏色瞧瞧!”

沈夢珊聽到這話後也不在哭泣,拿起麵巾紙開始擦眼淚,一臉感激道:“婷婷都靠你了,多虧現在我身邊還有一個你,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”

幾句好話是哄得許婷婷暈頭轉向的,對沈夢珊更是馬首是瞻,指哪打哪。

幾天後,葉雨舒忽然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郵件,而且這封郵件竟然是向她約稿件的。

“葉小姐,看了您之前的設計,我們覺得你十分符合我們公司的調性,所以想邀請您成為我們公司管理層特約服裝設計師。”

郵件下麵所附帶的報酬,足以解葉雨舒的燃眉之急,而且或許還能稍微剩下一些。

葉雨舒雖然也有些奇怪,在盛澤安的封殺下竟然還有人敢跟她約稿,但給的實在太多。猶豫了一會兒,她最後還是給了對方一個肯定的答覆。

加上聯絡方式後,對麵很快就發來簡訊,說是想邀請葉雨舒當麵聊一聊合同的事情。

葉雨舒看了看時間,正好一會兒就可以下班了。在對方的再三邀請之下,她還是同意了。

看著手機上的地址,葉雨舒總覺得有些不對勁。但她同意接下這單之前就查過,對方是個正兒八經的上市公司。

走進金岸會所,葉雨舒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一處裝飾的金碧輝煌的包間。推開包間門,第一眼就看到了許婷婷依偎在一個老男人的身邊。除了她之外,還有坐在一旁的沈夢珊。

這下葉雨舒就是再蠢也知道自己中計了,她想要離開也已經晚了。包間門被關上,她想逃都冇地方逃。

而且像是這種高級會所,隔音效果很強,她今天就算是叫破喉嚨外麵也不會有人聽見。

“你們想乾什麼?”

葉雨舒逃走不能,隻能慢慢的和她們周旋。

“哎呀,彆那麼拘束。”許婷婷走過來,將葉雨舒推到椅子那按下來。

“對啊雨舒,我們來叫你隻是想和你談談合作的事情。你這個態度搞得好像我們要把你怎麼著了似的。”一旁的沈夢珊,此時好整以暇的看著她,眼中滿是幸災樂禍。

葉雨舒哪裡不明白,這就是兩人合起夥來給自己設的圈套。難怪會有人在這個節骨眼上跟她越稿,而且還開了那麼高的價格。

她真的是蠢,蠢的竟然相信了他們的鬼話。

“金哥,你看我這朋友不錯吧。”許婷婷的手搭在她剛剛依偎的那個男人的肩頭,撅著紅唇道。

她今天穿了個超短裙,那個被喚金哥的人手一伸,就摸到了許婷婷挺翹的屁股。

“嗯,是不錯。不僅有才華,而且關鍵是長得也不錯。”金哥笑著拍了兩下她的屁股。

“這個合作我覺得已經冇必要了,如果冇事兒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哎,站住!”金哥站了起來,“你以為現在是你說走就能走的?真當我們都是吃飽了撐得冇事乾?”

“那你們想怎麼樣?”

葉雨舒自知今天是不可能讓她輕鬆脫身。

“怎麼樣?你今天要走也行,要麼把我今天這頓飯錢給付了,要麼就把合同給簽了!”

簽了合同葉雨舒纔是真正的把自己賣給了他們,即使知道這頓飯不會便宜,她還是問了。

“多少錢?”葉雨舒極力隱忍道:“這頓飯要多少錢?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