鵬雲小說
  1. 鵬雲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葉雨舒盛澤安
  4. 第67章 對質

第67章 對質


-趙敏清怒氣沖沖的看著葉雨舒,就算不賣這鋪麵,她也不能讓葉雨舒這個小賤人得意,不然那還了得!

再說了,就他們這個地理位置,隻要掛出牌子,還怕冇有人買?簡直就是笑話!

“嗬嗬。”林特助輕笑兩聲道:“不意思這位女士,您是不是已經忘記了,我們已經簽過了基礎合同,今天簽的是過戶合同。你如果不簽,不好意思,需要賠償我們兩個點。”

兩個點就是兩百萬。哪有人倒過戶的時候忽然反悔了,這不是欺負人。

趙敏清對商業向來冇什麼賺錢的頭腦,當初也葉承在的時候,她隻用花錢就好了。葉承死後,她就靠著留下的那筆遺產坐吃山空。這邊的店鋪雖然地段好,但一直出於虧損的狀態,她這纔不得不選擇直接轉手出去,一了百了。

經林特助這麼一說,趙敏清這才反應過來。上麵白紙黑字的簽著她的大名,現在就算想反悔也不行,隻能咬牙看著這幾間鋪子又回到葉雨舒的名下。

“趙敏清,你騙我真是騙的好苦啊!”葉雨舒看著她,幽幽道。

趙敏清當然知道她說此話的意思,騙她?誰騙她了,那那個老頭明明就是個偏心眼,這能怪誰!要怪就怪葉承死的早!

“鋪子都已經賣給你了,你還想怎麼樣?!”趙敏清心態直接炸了。

“不想怎麼樣,不過這筆錢總有我和奶奶的一部分。”

趙敏清怒視著她,如果不是林特助在場壓著,或許趙敏清早就上來要打人。

她從牙根咬出來兩個字,“做夢!”

林特助這時低聲對葉雨舒道:“夫人我這邊還有事需要先走了,稍等我派車送您回去。”他臨走前,還留了兩個保鏢在這邊鎮場子。

“做夢的人我看是你,趙敏清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些話嗎?我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!”

“葉雨舒,你這個小賤人!”

礙於她身後那兩個彪形大漢,趙敏清隻能用眼神去敵視葉雨舒。

“怎麼?你想打我?趙敏清,我今天給你這個機會,錯過這次,可就彆想了。”

趙敏清咬牙切齒的看著她,小賤人故意激她。如果她一動手,葉雨舒身後的兩個大漢立馬能把她手掰彎。

“雨琪,咱們走。”

趙敏清狠狠的剜了她一眼,帶著不情不願的葉雨琪離開了。想從她這裡把錢摳走,想得美!小丫頭片子,還想跟她鬥!

葉雨舒冇有加以阻攔,目送著這兩人的離開。等著吧趙敏清,她遲早會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。

這邊事情剛翻頁,那邊沈夢珊又開始作起妖來。

“伯母,澤安哥好像快不喜歡我了。”她飛快的抽了幾張紙巾,擦了擦那幾乎不存在的眼淚。

加上今天這一次,她一共求婚三次,都被盛澤安以年齡太小,還不成熟為藉口拒絕了。

“夢珊,我現在工作很忙,平時也照顧不到你,我覺得結婚這件事對於我們來說還是太早了。”

瞧瞧,這就是盛澤安說的話。

隻要一想到葉雨舒,沈夢珊連覺都睡不著,所謂事不過三,她隻能找上盛母,想從她這邊施壓到盛澤安那裡。

自打上次兩母子不歡而散之後,盛母一直派人跟蹤盛澤安身邊,雖然不敢跟的太近,但多多少少還是讓她瞭解到他的近況。

“你放心,這件事我替你做主,一定會讓澤安對你負責的。”

葉雨舒擦淚的時候故意多揉了下眼睛,為的就是讓自己看起來楚楚可憐,她乖巧道:“一切都聽伯母安排。”

在沈夢珊走之前,盛母特地塞了一包藥粉到沈夢珊包裡。

“伯母這是?”

“是那個藥,過兩天我會在家裡舉行聚會,到時候讓澤安回來。記得,這個藥是給他用的,不是你。”

沈夢珊聞言臉都羞紅了,響起上次失敗的勾引。她對她的身材還是很有信心的,哪知道盛澤安竟然不為所動。

“好的伯母,我一定記得。”沈夢珊細弱蚊聲道。

離開盛家老宅後,沈夢珊坐在車上遲遲冇有發動。她想,她要再找一次盛澤安,如果可以,她希望他能夠答應。

這是給盛澤安最後一次機會,也是給沈夢珊自己的。

“澤安哥,之前我們經常來這家吃飯,我還記得你最愛吃他們家的甜蝦。”

盛澤安優雅的用刀叉分切牛排,靜靜的聽著沈夢珊訴說著從前的事情,而他自己早就神遊外太空去了。

“澤安哥,你在聽我說話嗎?”

盛澤安回過神來,放下刀叉,“你說,我聽著。”

這**裸的敷衍讓沈夢珊有些憋火,但她還是忍了下來,從身後拿出一個紅色絲絨盒子。輕輕打開,裡麵是一枚戒指。

“之前你總是說你太忙,我們還不成熟。但是我想說的是,你忙我閒,我們正好可以互補。而且我覺得我們已經是獨立的大人,可以為自己之後生活負責。”

說道這時,沈夢珊的聲音已經有些哽咽,她抬頭盯著盛澤安大聲道:“澤安哥,你願意娶我嗎?”

幸好兩人訂的是包間,不然這求婚場景還不知道被多少人圍觀起鬨。

盛澤安看到那抹刺眼的紅,“啪”的一聲將盒子關上,態度嚴肅道:“夢珊,我覺得我們還不到結婚的時候,這件事還是緩緩吧。”

他絲毫不顧及沈夢珊的傷心,抓起旁邊的外套搭在胳膊上毫不留情的走了。

不知為何,近幾個月來盛澤安異常方案紅色。他本就無意與沈夢珊成婚,哪怕是訂婚。看到那紅色的絲絨盒,更加讓人煩躁。

沈夢珊呆呆的看著眼前又被關上的盒子,她對著盛澤安的背影用儘全力將盒子摔過去。咕嚕嚕的,裡麵戒指直接滾落到地毯上,隻有戒指上的鑽石還在微微閃著光。

“為什麼!為什麼要這樣對我!”

包廂內四下無人,沈夢珊也不用去在意彆人的眼光,對著裡麵的東西就是摔摔打打。原本裝飾的十分別緻的包廂,被她砸的都看不出來原始的模樣。

沈夢珊又哭又笑,像是個瘋婆子一樣,“盛澤安!盛澤安你必須娶我!你一輩子也彆想拋下我!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