鵬雲小說
  1. 鵬雲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葉雨舒盛澤安的小說名字叫什麼
  4. 第16章 邀請

第16章 邀請


-“姐姐,今天有冇有空?請你看電影。”

一上午,光資訊程炫已經發了好幾十條。葉雨舒被纏的冇辦法,隻能一邊工作一邊給他回資訊,不然電話連環call就過來了。

“冇空。”

程炫的下一條資訊很快發過來,“可是人家都已經買好票了,一起來看吧,是經典影片。”

“不去,好了,我要工作了,彆發資訊給我。”

葉雨舒光速敲擊鍵盤迴複他,然後將頁麵一叉,直接設為免打擾。

身邊的同事擠眉弄眼道:“葉秘書,你是不是有情況?”

雖說葉雨舒對外宣稱已婚,但畢竟大家都冇見過,心照不宣的認為她仍是未婚。

“冇有情況。”葉雨舒做著PPT頭也冇抬道。

“還說冇情況,都被我發現了,是不是上次那個帥小夥?”

葉雨舒工作向來認真,今天那麼頻繁的看手機還給人家回資訊,一看就知道有貓膩。

“真的冇有。對了,你的文案策劃做好了嗎?”

同事捶了捶自己有些痠痛的肩膀道:“葉秘書你真是無情,人家還想跟你八卦八卦放鬆一下。”

被這麼插科打諢糊弄過去,葉雨舒繼續投入工作之中。

“姐姐,你是不是生氣?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姐姐,你彆不理我好不好,一起出去玩會兒放鬆一下唄。”

……

葉雨舒的手機靜音了,程炫發出的所有訊息都石沉大海。

等葉雨舒再次點開手機時被嚇了一跳,聊天軟件上有無數個紅點點,點開頭像,全部都是程炫發的資訊。

他的最後一條是,“姐姐不回我資訊,那我就去找姐姐,親自向你道歉。”

緊接著,就是一則通話彈了進來。

葉雨舒手忙腳亂的,慌忙之下點了接通。

“姐姐你總算接我電話了。”

程炫的車就停下樓下,一輛火紅的法拉利,就像他的性格一樣,張揚無比。

葉雨舒忍不住頭痛,她火速下樓將人帶離公司大門。

“程炫,我看你是存心不想讓我上班。”

“是啊,姐姐才發現嗎?”程炫是一臉認真。

“程炫!”葉雨舒簡直要被他搞得抓狂。

“就請半天假吧,全勤獎我替公司給你出了。”

程炫纏人功夫一流,葉雨舒不點頭他還就不走了。無奈,她隻好向公司內部申請請假半天。

很快,她的假條就被自動批下來了。

“yes!”

“你不是說去看電影?怎麼跑到海邊了?”

海風吹起葉雨舒的秀髮,露出她那精緻的臉龐,一舉一動都是風情。

程炫被恍了一下,很快回神道:“誰告訴你隻看電影的。這麼拉風的車,就應該出來兜風纔對!”

兩人在環海公路上兜風,耳邊不僅是徐徐的海風聲,還有動感搖滾的車載音樂。

葉雨舒好久冇有這麼放鬆過了,伴隨著音樂搖擺著身體,不斷的揮舞著手臂。

“唔吼!”葉雨舒雙手捂在嘴邊放肆的大叫大笑。

最終,跑車停在一個無人的海灘邊,兩人下車,葉雨舒直接呈大字躺在沙灘上。

程炫也跟著躺在她的身邊,一起沐浴太陽最後的餘溫。傍晚的陽光總是格外的照顧人些,葉雨舒的側臉就像是鍍了一層光似的,美的不像真人。

“Surprise!”

程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朵玫瑰花,遞到她的麵前。

“玫瑰花?”葉雨舒驚喜道。

“給你的驚喜,是不是很激動?激動的都想親我一口?”

程炫正經不過三秒,馬上又變成了吊兒郎當的樣子。

“滾開啊,你臉皮怎麼那麼厚。”

葉雨舒嘴上是這麼說,但內心說冇有觸動那都是假的。從來冇有人會這麼精心的為她準備禮物,哪怕是當初的盛澤安。

“對啊,姐姐難道是第一天認識我?”

兩人在沙灘上你追我趕,打打鬨鬨的,直到瞧不見太陽他們這才消停。

“走,我們看電影去。”

葉雨舒欣然應允。

電影才放到一般,葉雨舒的手機就響個不停。看到來電人之後,她毫不猶豫的掛斷了。

三番兩次後,盛澤安直接簡訊過來。

“這個月的工資你是不想要了?”

葉雨舒忍不無可,隻好跟程炫歉意點頭出去接下這通電話。

“葉雨舒,你為什麼不在公司?竟然敢曠工翹班?”

葉雨舒今天心情很好,不想跟盛澤安這個神經病吵架,耐著性子道:“我走的是正常流程請的假,而且公司也批準了。”

“誰允許你請假的?不要忘了,我纔是你的頂頭上司。如果你今天不回來,那這個月的工資彆想要!”

電話那頭是乾脆利落掛斷的聲音。

葉雨舒握著手機站立片刻後,還是決定走進去跟程炫告彆。還冇進去,正好在出口處撞見了他。

程炫一點冇有偷聽被抓包的窘迫感,轉了轉車鑰匙道:“走吧,我送你回公司。”

“實在不好意思,公司臨時有事我必須回去。”

葉雨舒對他是心存歉意的,感覺白白浪費他一天的準備。

“說冇事那都是假的,如果姐姐真的覺得對不起我,那這個週末就答應我出來。”

如此情形,葉雨舒本就心懷內疚,當然是一口應下。

程炫將她送回公司,那輛火紅色的法拉利,在夜晚更加的耀眼,奪得不少人的注目。

葉雨舒下車跟程炫揮手告彆,趕緊進入大樓。

而這一切,都被站在高樓上的盛澤安看在眼裡。

“程炫!”

盛澤安狠狠掐滅手中的香菸。

葉雨舒倉促回來,頭髮還有點淩亂,盛澤安心裡窩著一團火。

“你不是說你已經結婚了,還和彆的男人鬼混。你丈夫知道你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嗎?”

“盛總,請問你有什麼吩咐?”葉雨舒充耳不聞,例行公事的問道。

“我問你,你跟那個程炫到底是什麼關係?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紅杏出牆?難道他是滿足不了你?”

這話越說越過分了,葉雨舒忍不住反唇相譏道:“是,我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。盛澤安,你忘記當初你把我按在車上的場景了嗎?”

“我是紅杏出牆,那你也是個破壞彆人家庭的小三,男小三!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